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mg游戏 > 关于农业 > 废旧厂区上演新媒体艺术盛宴,媒体的迁徙

废旧厂区上演新媒体艺术盛宴,媒体的迁徙

2019-10-03 15:55

图片 1

图片 2

开幕现场(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展览场外

2018年12月28日,“媒体的迁徙——第二届中国·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在重庆合川花滩市政北公园隆重开幕。本次艺术节由中共重庆市合川区委、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主办,以“媒体的迁徙”为主题,由李章旭和张小涛担任策展人,邀请了23位国际国内艺术家参加艺术节主题展。艺术节设置了高校展映单元和儿童绘画单元和公共艺术单元,以探讨未来的展示空间,反思当下全球化时代的媒介意义,关注在迅猛发展的高科技环境中个体的生活经验。

斑驳沉重的老工厂墙壁上、老式的木制写字台玻璃柜下张贴着一幅幅棉纺厂工人工作、生活娱乐的老照片。一群花甲年纪的老人戴着眼镜,俯下身来细细的端详着这些老照片。不远处的展厅,一面由毛巾被单组成的巨型多彩“挂毯”从高处悬吊下来,几位老奶奶摩挲着这些产自棉纺厂的毛巾。不远处几排蒙着纱布的工人肖像作品在弥漫的黄色逆光下若隐若现,旁边悬挂的铁锤轻轻触碰就发出如编钟般轻巧的音色。这一幕幕瞬间就是刚刚在重庆合川开幕的首届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展场画面。

图片 3

图片 4

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张宏致辞

策展人王春辰在开幕式上致辞

图片 5

2017年11月4日上午,首届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新闻发布会及开幕式在合川重棉四厂的主展区隆重开幕。重庆市合川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左学耕、重庆市合川区旅游局局长秦建国、本次艺术节发起人张小涛博士、策展人王春辰教授、意大利策展人CECILIA FRESCHINI、荷兰动画电影节主席GERBEN SCHERMER、韩国策展人李章旭Lee Janguk、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传播学院动画系主任BIRGITTA HOSEA等嘉宾领导出席了开幕式。

艺术家代表萨沙·波勒致辞

图片 6

图片 7

73岁的艺术家梁绍基获特别贡献奖

中共合川区委宣传部部长卢波宣布艺术节开幕(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开幕式上,主办方公布了本次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获奖名单。高校单元学院奖 (赵厚、韦修政、陈云飞);主竞赛单元 (最佳实验丁昕;最佳观念 JIUmediad-lab;新锐导演王维思;创新奖 kasumi;创新奖 Niki Passath)。在一群青春年少的获奖者中,73岁高龄的当代艺术家梁绍基获得特别贡献奖显得尤为突出。以蚕为创作媒介的梁绍基本次的参展作品是以蚕丝、碎玻璃和投影组成的作品《补天》。

图片 8

图片 9

策展人李章旭致辞(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Cecilia-Freschini的讲座《魔幻世界》

图片 10

11月4日下午及11月5日全天,艺术节邀请国内外学者专家围绕新媒体、动画的发展、社会在地性实践项目、媒介传播等多项学术问题开展了一系列高端论坛。包括梁绍基《蚕媒问道》、意大利策展人CECILIA FRESCHINI《魔幻世界》、刘旭光《新媒体艺术在农村》、RANDALL PACKER《社会传播学》、何桂彦《社会剧场——一种交往理性的构建方式》、李章旭《亚洲想象:白南准艺术中心特展》、秦臻《历史图像的视觉重建—新媒体数字技术与石窟艺术研究》、张小涛《激活的“丛林”——作为2000年以来中国艺术空间缩影的798艺术区》、GERBEN SCHERMER《独立动画的艺术:来自荷兰动画电影节的精彩片段》等内容。

艺术节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张小涛致辞(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图片 11

图片 12

艺术节发起人张小涛在新闻发布会上致辞

儿童代表发言

《重返——首届中国 •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是由中央美术学院王春辰教授、张小涛博士共同策划的具有全球化视野的新媒体艺术项目,旨在推动新媒体艺术的中国本土化实践,把世界介绍给合川,把合川推向世界,用文化艺术去建设美丽乡村,用艺术去介入社会,为合川申报钓鱼城世界文化遗产尽一份绵薄之力,本届艺术节以“重返”作为主题,用艺术激活历史遗址与老工业基地,在全球化浪潮和在地实践项目中极积的展开对话与合作。

特别是在新科技层出不穷的当代,媒体一方面加速了全球化和信息的流动,并且在信息的流动中,又成为人口流动和社会样貌变革的重要推动力。媒体已经成为当下的信息、资本和技术的漩涡中心。媒体早已经不限于作为传播的手段,其产品载体,如电子商务、人工智能、大数据、虚拟现实等,已经逐渐成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塑造者,甚至是个体思维方式的一部分。而以移民、世界信息格局和经济格局为表征的变动性,使得流动与迁徙成为当下时代的真实写照。

图片 13

图片 14

中国高校竞赛单元赵厚接受颁发的奖项

展览现场

此次艺术节分为主竞赛单元、中国高校竞赛单元、特别邀请单元、在地实践项目(合川支教项目、合川的美术教育)、公共艺术单元、国际论坛等项目,邀请了来自美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奥地利、印度等多国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参加展览。全球参赛艺术家共516人,参展艺术家100人。其中特别邀请单元18人,主竞赛单元28人,中国高校竞赛单元31人,公共艺术单元5人,在地实践项目18人(合川支教项目7人,合川的美术教育11人)。

图片 15

图片 16

孩子们观看作品

领导与嘉宾、艺术家合影留念

本届艺术节主要关注以下四个议题:1.新技术的革命将会带来什么?2.媒体与当代现场的关系美学 3.新媒体艺术节的在地实践项目4. 媒体艺术如何重塑城市公共空间?

此次活动由中共重庆市合川区委员会、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政府主办,重庆市文化委员会为指导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重庆市分会为支持单位,重庆市合川区文化委员会为承办单位,以及国际国内的重要美术馆和高等美术学院协办。展览地点为重庆市合川区东津沱原重棉四厂、钓鱼城风景区,展览时间从2017年11月4日至2017年12月4日。

图片 17

山坡上的老厂房成为主展区

展览现场

图片 18

本届艺术节将转移至合川花滩市政北公园举办,相比上一届的重棉四厂的老工业建筑,本届展览的空间场域更为灵活自由,充满流动性,主展区采用6个集装箱作为展场,策展人李章旭说:“本次展览通过表现我们生活在无数可暴露的媒体之中这一现象反映来当下的社会现实。展览在一个象征着时代急速变化的集装箱里,与新媒体艺术融合在一起,利用“集装箱”的这种独立、封闭、实验性空间给观众提供参与、和谐、沟通的场所,强化公园作为公共空间的基本职能。”在他看来,展览并不只展示艺术作品,而是探寻空间组合的可能性,让观众体验艺术的“空间角色”另外,集装箱与公园景观的互动,也为当地人与环境的关系增添了活力。

展区露台

图片 19

合川位于重庆西北部六十多公里,是涪江、渠江和嘉陵江三江交汇之处,小城依山傍水,风光旖旎。本次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主展区位于地处嘉陵江边的重庆第四棉纺织厂废弃的厂房中。重棉四厂如同其他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老国营单位,是一个包含着厂房、宿舍楼、医疗、商店等各种功能设施的综合性大厂区。绿树掩映下的厂区建筑依山而上,楼群鳞次栉比铺陈到山顶,作为主展区的厂房就位于厂区的最高处。站在展区门口的露台,可以远眺烟波浩渺的嘉陵江。

展览现场

图片 20

主题展与公共艺术——亚洲的相似性

重棉四厂原厂房

第一届艺术节的主题为“重返”意在回顾历史,而本届主题展则以“迁徙”切近当下,关注当今宏观的时代和微观生活的共通之处。参加此次主题展的国际艺术家多来自亚洲地区,或有浓厚的亚洲背景。策展人李章旭负责遴选国际艺术家的作品,据他介绍,在本次艺术节之前,韩国举办了一个名为“移动的亚洲”的展览,他在这个展览中认识了许多外国艺术家,并且他们的作品都以“移动”相关,正契合本届展览 “迁徙”的主题。并且,结合中国社会40年来的巨大变迁,和展览场地的开放性——公园作为公共景观,本身就是多变的——作品能巧妙地与这些语境产生微妙的关系。

重庆第四棉纺织厂是重庆工业文化的代表。它的前身为民国时期的豫丰纱厂,建国后曾是重庆市纺织工业局所属的骨干企业,自上世纪50年代直至90年代初,为合川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进入21世纪后,重棉四厂逐渐走向衰落,目前厂区建筑大部分废弃闲置。

图片 21

图片 22

高铭《混沌庆典》影像装置 尺寸可变 2018年

展览现场

图片 23

本次艺术节使用了原厂区约5000平米的空间作为展区。主办方除对厂区的基础水电、公共卫生做了必要改造外,厂区的结构与外观原貌得以完整保存。厂区斑驳的墙壁上还保留着生产标语、记录、数字,厂区外墙悬挂的“为人民服务”的黄色大标语异常醒目。展区分为三个区域,前厂区侧重于大体量的装置和影像作品。中间狭长有天光的厂区摆满了重棉四厂的老照片,后面的厂区空间开阔,摆放了体量较轻的装置影像作品。一个拥有深厚历史感的厂区环境与代表新技术新观念的新媒体艺术就在这样一个时空维度中发生了奇妙的对话。

《混沌庆典》局部

图片 24

高铭的作品《混沌庆典》将中国人所熟知并广泛使用的社交媒体符号用多块屏幕密集地展示出来,而我们所使用的这种图像被不断地组合,拆解和叠加,原本的意义早已被曲解和掩盖。“浙江温州皮革厂”广告被无限循环地播放,动画,漫画形象跟随乐曲的节奏切换,营造出一种嘈杂,滑稽又空虚的迷幻状态。艺术家把这些填满人们日常的东西对象化,让观众停下来,在夸张的嘈杂中进行反思,这些令我们沉迷其中,甚至改变我们沟通和思维方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展场外

图片 25

之所以选择在一座废弃破败的厂房作为展览场地,这就涉及到本次艺术节的主题“重返”的概念。策展人王春辰有感而发。他认为在中国今日飞速发展的现实中,有必要对现代社会进行反思、重新提倡一种慢节奏,回归重返到历史传统中。不仅仅是合川,在世界任何一个地域都要思考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在反思的基础上的重返并不意味着回到过去,而是能更清晰的看清时代的问题和挑战,只有在这种深刻的反思中我们才能逐渐看清哪些是我们应该珍惜和保留的,哪些是我们应该改变的。

张新军《树林睡袋树林》睡袋 尺寸可变 2014-2015年

老照片引发当地职工青春的记忆

建筑似乎也正在成为迁徙的媒介。张新军让织物以三角形相拼接,各个交汇点引出一条绳子,在树林中,只需选取特定的绳子和角度在树干之间加以固定,睡袋的形状便可以任意搭建,还可迅速地转移。作品揭示了一个事实,即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中,不变的,固定的物品难以满足生活需求,事物迭代的周期越来越短,已经很难有什么东西可以长久留存了。但艺术家依然给出了一个浪漫而又乐观的方式让我们去面对这个事实,无论是布料还是树木,还是背后的田野,这些都给人心以安慰。

图片 26

图片 27

重庆四棉

韩娅娟《失眠者之家》VR 尺寸可变 2018年

本次新媒体艺术节的不仅设置在合川这样一个当代艺术相对贫乏地区,展场又位于一个废弃的厂区,很多作品的科技含量又非常高,是否会有更多观众的参与?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艺术节开幕后,展区前的广场就聚集了众多观众,有很多观众开着私家车从重庆市区远道而来。主办者不得不组织入场的秩序。展场中,每件作品前都有观众驻足观看,每场讲座也吸引了很多当地观众。

韩娅娟的作品《失眠者之家》设置了五个不同的空间,失眠已成为现代人生活中最普遍的现象之一,艺术家为他们建立了一个居所,她称之为 “记忆之宫”。她在这里探讨的是关于人的记忆方式的问题,在每个空间中,失眠者有其记忆的旅途,沿途中有相应的提示信息,借此来通向一种记忆。其中有一个空间是一所大教堂,里面存满了世界各地的影像资料,因为这里通向的是人类的文明史。但观众所看到的都是被电子化的记忆,所以艺术家认为,每一个人的手机就是记忆之宫,是未来考古的重要数据源。

图片 28

图片 29

观众认真观看老照片

金昌谦《盘子里的水影》影像装置 尺寸可变 2015-2016年

图片 30

韩国艺术家金昌谦一直致力于再现问题的研究,在作品《盘子里的水影》中,观众既能看见水的图像,又能看见水盆,它们之间搭配得天衣无缝,就好像是真的水在盆里颤动,实际上谁的幻觉只是映像造成的。当视觉的要求被满足之后,映像背后的实体还是不是重要呢?艺术家在此要凸显实体背后精神指向的重要性,它超乎视觉。正如一件雕塑作品除了展示给观众形象,它还以实存的方式昭示着艺术家在制作中的艰辛与情感。

退休职工在观看艺术家作品

图片 31

张小涛在采访中谈到,他是首次涉足在地性艺术项目的策划和实施,其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度,但是项目最终的效果令他感到惊喜。看上去很高冷的新媒体艺术能够在工厂、乡村、学校赢得了如此多观众的关注,可以说达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包括介绍重棉四厂的微信公众号就有7000多的转发量。说明民间特别需要艺术与社会沟通的渠道。这次在合川举办的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是一次有着时间维度、人的温度和空间记忆的艺术节。

古斯塔夫·赫尔伯格《Tracing Korea》影像装置50 x 400 x 25 cm,材质:3通道视频,3 x 40'显示器,时长12分钟,2017年

图片 32

图片 33

重棉四厂老照片

古斯塔夫·赫尔伯格《Tracing Korea》影像装置

图片 34

瑞典艺术家古斯塔夫·赫尔伯格在韩国担任教职,他以作品《tracing korea》来深入地了解自己所在的土地。影像以鸟瞰的方式缓慢展现给韩国任意某地区的一草一木,三块屏幕中的图像被依次递进放大,当经过一些点,如石头,房屋,甚至是动物,视频会将它标记出来,并加以解释,但仍然有许多东西无法被辨认,它们几乎没有国别意义上的概念,无法被归类和定义。他的作品常常思考哲学层面的问题:当我们越微观地探查一个个体的特殊性时,却发现它与那个悬置于其上的共性渐行渐远。

厂区铁门上的老照片

图片 35

图片 36

周文斗《滑板系列NO.3》30块滑板 150×150×150cm 2012年

重棉四厂的退休职工在观看老照片

图片 37

图片 38

张小涛《三千世界·蜉蝣》影像装置 2018年

老职工在观看宋戈文的作品

图片 39

图片 40

邵译农 《如如之心》 装置 尺寸可变 2013年

棉纺厂的老职工身穿过去的工作服与嘉宾合影留念

图片 41

图片 42

RYU Biho《 kkwaeng geulang kkwaeng kkwageng kkaeng》 多通道视频 尺寸可变 2018年

热情的原棉厂职工

图片 43

图片 44

解丁泉 《空影》 装置 尺寸可变 2018年

老职工参观艺术节

在地艺术创作:艺术介入社会

在重棉四厂主展区的天光展区。墙上、墙边铁门、场地中间的玻璃桌柜里都摆满了棉纺厂各个时期的老照片。棉纺厂过去的老职工(有很多都已年逾六旬)听闻艺术节的消息就结伴而来。她们来到厂区老照片展区长时间驻足观看,相互讨论。这些照片不仅记载着棉纺厂历史发展的轨迹,更是她们在悠远岁月中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给她们带来了无限的亲切感。在艺术节进行的第二天,有更多的原重棉四厂的女工前来参观。她们纷纷穿上当年的白色工作服,成群结队走向艺术节现场。这一慕仿佛是时光穿越,人们又回到了那个充满朝气,纺织业繁荣发达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这是一群十几岁就进入工厂,如今四五十岁的女工群体,这座工厂承载着她们全部青春的记忆。她们一路上欢歌笑语,热情洋溢,不时在路边与其他观众合影留念。艺术节发起人张小涛看到如此多的工人来参观艺术节非常兴奋,召唤几位国外嘉宾和女工们在海报前合影留念,整个艺术节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艺术教育是艺术介入社会最为直接的方式。本次艺术节延续了第一届儿童绘画的理念,把艺术支教延续了下来。展览的展示方式极为特殊:孩子们的绘画作品和笑脸被印在他们的小板凳上,依次吊装在钢管搭建的框架空间中。孩子们以“未来的世界会怎样?”为主题各自创作了自己的作品,那里可以充满发达的高科技形态,也可以回归田园和自然,每一幅的想法都彼此不同,这不仅让艺术作为中介展现孩子们作为个体的独立想象,也是大众借助艺术对社会景观的一种主动建构。

扎根于当地人文历史的在地性创作

图片 45

艺术介入乡村建设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艺术家作为对社会问题异常敏感的一个群体,很早就开始思考并试图改变乡村经济文化落后的状况。本次艺术节的发起人张小涛和策展人王春辰在艺术节策划中充分考察了合川当地的历史、地理和人文传统。

儿童绘画的展示空间

图片 46

图片 47

宫文博在钓鱼城的作品《建合见》

孩子们的肖像及其绘画作品

公共艺术单元场所是作为本次艺术节中新媒体艺术与合川在地性实践重要的一环。此次选择的公共艺术单元场地分别为历史文化古迹钓鱼城、卢作孚故居和代表国营工业的重庆第四棉纺织厂。这几处场所都是合川历史文脉的典型切片。

图片 48

图片 49

孩子们的肖像及其绘画作品

钓鱼城

早在20世纪30-40年代,在合川就已经有乡村建设和艺术教育普及的先行者。陶行知著名的“育才学校”就设在合川的草街,在资金极有限的情况下,他聘请当时著名的音乐家,画家诗人为当地的乡村孩子们传授艺术。爱国实业家卢作孚生于合川,曾在重庆北碚建立了公共图书馆,公园和兼善中学。策展人张小涛认为:“他们对待艺术的态度,甚至可以比作博伊斯倡导的‘社会雕塑’理念”。

钓鱼城是合川最富于历史文化传统之地。南宋时期,这座依江而建的小山城抵御了蒙古铁骑几十年的攻击,阻挡住了蒙古人西进欧洲的计划,被人们称为“上帝折鞭处”。卢作孚(1893-1952)是重庆市合川人,中国近代著名爱国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农村社会工作先驱。

图片 50

张小涛邀请吴啸海、刘春尧、彭艳、何工、赵弥等艺术家依据钓鱼城、卢作孚等历史典故和人文自然素材,创作了《建合见》、《卢作孚彩色马赛克效果肖像》、《地平线》、《轮回》、《缠》等作品。作品不仅内容题材深植于当地的历史语境中,作品在选材、制作与合川当地的环境都深度契合。

观众观看作品

图片 51

此外,在地艺术创作还将展示清代合川著名的民间艺人黎光修生平及他和弟子塑造的云南筇竹寺《五百罗汉》,探讨在回顾历史的迁徙中,媒体如何和一个城市的文脉发生关联。

卢作孚现场喷涂,1300x1700cm,喷漆

图片 52

吴啸海将卢作孚的肖像复制打印,大量印在重棉四厂厂区附近的墙上,对卢作孚的形象进行了广泛传播。宫文博在钓鱼城的作品《建合见》模仿城墙的形状以长方形的镜砖排列组合而成。刘春尧的作品《轮回》安置在钓鱼城护国寺旁边平坦的山体上。作品是由12块钢材制作而成的黄色圆盘组成,从远处看就像一圈打坐的蒲团。赵弥的《缠》利用合川当地的毛竹,以相互缠绕的方式从地面到空间顶部蔓延,毛竹因缠绕而有些环节破裂,产生力度的视觉。

展览的公共艺术作品(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图片 53

图片 54

周煜嵋《甲乙丙丁》

展览的公共艺术作品,展现合川的古迹与历史文脉(图片来源:展览主办方)

周煜嵋的《甲乙丙丁》从背面看过去就像过去居民楼下老式的集体邮箱,正面则是一个个透明的木格子,里面摆放着从棉纺厂职工那里收集来的纱锭、票据、药瓶、签号等物品。

论坛:新媒体艺术的历史与当下

图片 55

在开幕当天举办的第一场论坛中,韩国参展艺术家金昌谦简要梳理了韩国自白南准以来的新媒体艺术发展脉络。这些艺术家有的用影像制作纹身,抑或用光影来展现叙事;有的通过复杂的编程,控制机械臂表演戏剧和绘画。他们对多种技术的驾驭,对高科技和新技术的敏感,以及从观念到媒介再到呈现的紧密关系,在亚洲和世界都独树一帜。

周雯静《生产符合》

图片 56

周雯静的作品《生产符合》将下岗退休职工的旧毛巾与床单缝补成五色缤纷的巨大挂毯,以悬吊的方式展出。

韩国艺术家金昌谦介绍作品

有些艺术家的作品虽不是直接取材于合川,但一样契合着历史与乡土文化的记忆,渗透着浓厚的人文情感。

瑞典艺术家古斯塔夫·赫尔伯格介绍了自己的创作理念,他认为,新媒体艺术的公共性要求作者要十分注意作品的受众,而不是以艺术的高傲和生僻自居,以期望公众主动靠近。相反,作品要紧扣它的展示环境,这就像和一个看不见的人在下棋 “我很享受这种乐趣”他说。张小涛评议说,他的作品很有哲学的思考,新媒体艺术的陷阱就在于它常常是人迷惑在媒介中,而逐渐忘记了所表达的观念,二者要转换自如。

图片 57

图片 58

蔡颖莉《亲爱的李屏》

瑞典艺术家古斯塔夫·赫尔伯格介绍作品

蔡颖莉的作品“亲爱的李屏”还原了一个八十年代典型家居场景。斑驳老旧的木制写字台、算盘、暖水壶、电筒、信纸…所有物品都非常容易触发老辈观众的怀旧感。

在下午的对谈环节中,三位嘉宾分享了自己对于媒介这一概念的看法。来自韩国的首尔中央大学摄影系主任李龙焕介绍说,学校在首尔这样高科技密集的地区中,自然而然就把学生与世界最先进的技术结合起来,他本人也是三星公司的研究人员。《画刊》杂志主编孟尧提到,报刊等纸媒在面对新媒体的冲击时,选择用走向深度的方式以慢来回应快,那么艺术家能否也以慢回应生活的快节奏呢?它有没有能力来应对生活中的反馈?参展艺术家韩亚娟则指出,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的迁徙,是当下新媒体艺术发展的趋势之一,VR技术再造了一个平行的虚拟现实,但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穿戴设备与身体的更加契合,二者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图片 59

图片 60

Arnd Christian Müller(德国)《钣金工》

对谈现场

图片 61

来自香港的艺术家Silas fong介绍了自己关于时间的新媒体创作,他用影像记录变动和静止的影子,完成了对时间的揭示和遮蔽,探讨不同地域对时间长度的定义;胡加艺的作品《冰刀》在建筑工地中用两层玻璃搭建了一个小滑冰场,玻璃比冰更滑,她在艰难的平衡中最终明白,自己不是与环境对抗,而是在与自己的力量做斗争;萨沙·波勒收集世界各地的装饰性图案,集合于自己的作品中,而艺术家Alberto Gerosa以“打鸡血”的现象为切入点,展开人类学的研究,在作品中展现了一种集体意志。

Arnd Christian Müller(德国)《钣金工》

图片 62

来自德国的艾恩(Arnd Christian Müller)旅居中国17年,是一个地道的中国通。他本次的作品《钣金工》是一组由工人肖像和生产工具锤子组成的装置作品,这件作品引起了很多观众浓厚的兴趣。这些从中国各地工人手里收集到的各式锤子就排列悬挂在场地中央,观众触动锤子就会发出如音乐般动听的声音。在相邻的肖像区,艾恩故意将肖像空白的背面面对观众,只以“钣金工”三个字示人,以此警示在现代社会中工人被抽象为单一符号的现实。肖像正面的工人影像是以纱布蒙在亚克力板上,钣金工的形象在逆光的漫射下若隐若现,只有观众用手触摸影像才能看清工人的形象和手持的工具。每个工人都有姓名和介绍信息。在这组作品中,艾恩不仅提醒了当代人对生产的尊重也赋予了这些工人庄严神圣的形象。

艺术家Silas fong在论坛中介绍作品

图片 63

策展人张小涛以合川、乌镇和隆里等地的艺术节为例,谈及媒介如何对社会产生作用。当下的时代,媒介重塑了社会,艺术能以一种软性的方式去改变社会,他把这种现象定义为“思想的渗透”。一个具有责任感的当代艺术家应当走出工作室,在优秀的艺术家那里,艺术语言和社会的部分应相互平衡。与欧洲的现场不同,在中国的乡村,历史和乡愁交织着,用艺术激活乡村的文脉并它重生,这就是媒介的使命。每一个艺术节都应当解决其当地的问题,从而体现其“在地性”。因而“走向社会”不应是一句口号,艺术家应像细胞一样在社会中饱含情感地工作,让艺术在其间生长。

张小涛博士的乡村儿童支教项目

图片 64

合川历史上有着近代乡村教育辉煌的历史。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卢作孚都是合川地区乡村教育的先行者。本次新媒体艺术节创办者也承继了这一珍贵的乡建传统。张小涛博士及研究生团队在2017年8月下旬对重庆市合川铜溪镇马朝香谷生态艺术村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免费支教活动。支教老师们教孩子们画素描、色彩、书法、太极拳,张小涛博士亲自给乡村孩子教授书法。这一活动极大拓宽了乡村孩子的视野,提高了他们的感知力、动手和表达能力。孩子们稚拙可爱的绘画作品也摆放在主展区的墙壁上。

策展人张小涛在论坛中做展示

据悉本届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还将刊印具有大量文献和图片的中英文画册。展览将持续到2017年12月4日。

纵观整个展览,作品和它独特的展陈方式一起,构建了一个每天不断在发生变化的实验室。策展人张小涛说:“媒介是身体的延伸,是思想的延伸。在艺术家那里,一手是媒介,一手是社会,我们必须思考二者怎样融合。艺术改变“人”这一社会细胞,媒介能改变信息,使时代重新编码”。不仅艺术教育直接影响下一代,同时当地居民面对全新的艺术形式时,也会重新思考他们当下所处的环境。尽管每一届艺术节的举办都十分不易,从中日韩近年来的在地艺术实践案例,他说: “在亚洲,媒体和社会是交融在一起的,这是亚洲的共通现象,对于我们来说,实验室就是社会,社会就是实验室”。

展览现场

据悉,第二届合川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展期为期一个月,将持续至2019年1月28日。

图片 65

冯晓峰《重复的周期》

图片 66

展览现场

图片 67

展览现场

图片 68

何工《地平线》

图片 69

展览现场

图片 70

展览现场的现代舞表演

图片 71

周褐褐《狂热者2017第二代》

图片 72

徐跋骋《没有天空的乡愁》

附合川简介

合川是巴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自古文脉绵延、民风质朴,境内有钓鱼城、涞滩古镇、二佛寺、文峰塔、龙多山等著名历史文化古迹,周敦颐、张森楷、卢作孚、陶行知等历代名人曾在此授教创业。合川是通向四川北部、陕西、甘肃等大西北省区的交通要道和“经济走廊”,成渝经济区的交通枢纽,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重庆支撑的关键节点,也是渝新欧铁路大通道重庆第一站,区位优势明显。

本文由mg游戏发布于关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废旧厂区上演新媒体艺术盛宴,媒体的迁徙

关键词: